阅读历史 |

第189章:那我们谁都不问谁(1 / 2)

加入书签

娄传英也算是极有耐心的女子了,发现柳诗语正在全神贯注地看人体写真集,甚至都没有注意到,她已经进了书房且就站在自己身后……然后娄传英忍了又忍,终于还是怕吓到孩子,没有直接把人体写真集夺走,而是摄手摄脚地又出了门。

在外面的走廊上冷静了一下,娄传英很快恢复了理智,回忆了一下书房里的情形,娄传英很快就推断出了当时的情形。

当时柳诗语一定是不想打扰她,甚至连电视都没敢开,就一个人跑到书房来找书看……一定是这样的,真是个懂事的好孩子!

至于说为什么看起了人体写真集……还没上小学的小孩子,基本上也不认识几个字,当然只能看画册啊,而她的书房里的画册还真不多,除了米国国家地理和华夏国家地理的图册以外,还真就只有人体写真了。

而且柳诗语的身边就有两本已经翻过的地理图册,显然是孩子已经看完了地理美景,才开始看人体美景的。

想通了这一点,娄传英的心情就好了很多,然后心情就很矛盾——她很希望柳诗语也和自己一样喜欢人体艺术,但是同时又很怕柳诗语喜欢上人体艺术。

人,经过多少亿年的进化以后,当然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生物,那种曲线和轮廓,非常的炫目迷人……但是娄传英也是出过国的,她知道哪怕是在国外最开放的地方,人体艺术也并不是一项可以无差别面向全社会的艺术形式。

比如还没有建立自己价值观的少年和儿童,比如正在青春期懵懂冲动的青年,比如那些素质不高且没有过审美训练的成年人……人体艺术终究还是一项小众的艺术形式,哪怕是在最开放的发达国家,亦是如此,这才是现实。

就更别提是在华夏了,喜欢这玩意儿,是要承受巨大的社会压力的,尤其是娄传英这样的身份地位,被人宣扬出去她的兴趣爱好的时候……那种铺天盖地的社会压力,哪怕只是想一想,也足以令人觉得窒息。

不过越是这种令人窒息的恐惧,就越是让娄传英觉得亢奋。

唔……怎么越想越觉得自己变态了呢?这事儿闹的!

娄传英拼命摇了摇头,轻手轻脚地跑到洗手间,用凉水洗了一把脸,试图让自己清醒过来……但两手一接触脸颊,她才意识到自己的双颊有多烫。

我的天呐!

抬起头,看着镜中的自己,那个容颜依旧漂亮,风韵也依旧优雅的自己,但是和记忆里那个刚走出大学校门时候的自己,已经明显变得成熟了许多了……毕竟已经是二十八岁的妇人了啊。

结了婚,又离了婚,没有孩子,单身至今,而且也已经很多年没有和异性接触过了……娄传英的眼神一阵迷离,但是马上又回过神儿来,重新打量着镜中的自己。

脸颊桃红,显得气色不错。

头发凌乱,但是乱也有乱的精彩。

眉毛……眉毛是该修一修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