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三百零八章 埋下沙子里的(1 / 1)

加入书签

五一黄金周,第一天。一辆崭新的小轿车在国道上行驶,司机是一个戴着墨镜的年轻女孩。“五一假日期间,全国国内旅游接待总人数1.95亿人次......”一段字正腔圆的声音在后座上传出,看样子是某个不道德的男人在看视频时声音外放,还放得贼大声。“你够了啊,陆仁。”坐在一旁的伊依依使劲捏陆仁的腰肉,不满道,“至于把这几年的五一假期新闻找出来轮流播放吗?会影响到珊珊开车的。”陆仁绷紧腰腹上的肌肉,硬撑到底,同时用充满感染力的声音说道:“听我一句,人海无涯,掉头是岸。”“不可能。”单珊珊一脚踩油门,在空旷的路段上加速,同时威胁道,“今天就算绑,我和依依姐也要把你绑到海边!”“别想了,必塞车。”陆仁毫不顾忌自己也在车上,诅咒道,“今晚我们就住在公路上吧。”海边,沙滩。陆仁一脸怀疑人生地躺在沙滩椅上,望着前方密密麻麻的游客。他实在没想到单珊珊居然阴差阳错避开了第一波塞车高峰,一路畅通来到目的地。“在看哪个妹子啊?”伊依依突然出现在他身后,撑着他的双肩问道。陆仁摇了摇头,随意道:“没,我在数人头。”“无聊。”她压低身体疑问道,“你怎么还不去换衣服,我不是给你买了泳裤吗?”“不想下水。”陆仁赖在沙滩椅上不肯起来,哀求道,“就让我待在这里吧,依依,我可以帮你涂防晒油。”他在剧情世界里接触过太多跟海相关的剧情,对眼前这片人海真提不起劲,还不如在浴室里跟伊依依玩水。“那东西太油腻了,还不透气,要不你帮我涂防晒霜吧。”“都行。”陆仁果断站了起来,让伊依依趴在沙滩椅上,然后从她手中接过防晒霜。就在这时,换好泳装的单珊珊走了过来,疑惑道:“老哥你怎么还没换衣服?我不是已经帮依依姐你涂过防晒霜了吗?”“啊?已经涂过了?”陆仁俯下身子嗅了嗅伊依依皮肤上的气味,又闻了下防晒霜瓶口的味道,恍然大悟道,“我就说气味怎么这么相似。”单珊珊撇开头,忽略掉陆仁刚才的动作,解释道:“防晒霜都是要提前涂的,要是现在才涂的话,要等一段时间才会有作用。”“好了,珊珊你先去玩吧,我再涂多一层防晒霜也不碍事。”伊依依笑了笑,说道,“就当是满足你哥的愿望。”陆仁其实也就随口一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既然伊依依已经趴着,那么他也只能把她暴露在外的皮肤再涂一层防晒霜。“为什么不想下水玩?”伊依依享受着陆仁的触摸,好奇问道。“主要是没兴趣。”陆仁转头看向海边那些玩水枪打水仗的旅客,压低声音回答道,“相比之下,我对自己徒手能掀起多少米的海啸更感兴趣。”“...你那不是玩水,是作孽。”陆仁点了点头,补充道:“所以我选择躺在这里。”“不行,你这样是浪费生命。”伊依依强势否定道。“那你想我怎么样?”“嗯...给你几个选择。”她思考了下,回答道,“下水玩、做沙雕、捡贝壳,你至少选一个。”陆仁转头看了一眼干净到只剩下沙子和垃圾的地面,感觉捡贝壳是一件地狱难度的事情,下水玩违背他的初衷,那么选项只剩下一个。“那我做沙雕吧,我捏东西还挺熟练的。”沙雕这种东西,想复杂点可以捏个人砌座城堡,想简单点可以搓个球。这样想着的陆仁走到沙滩椅旁边,抬起右脚,用力往地上踩出一个鞋印,一些细小的海沙直接灌进他的鞋里。“你在干嘛?跺脚?”伊依依没看懂他的操作,疑惑道。“我在做沙雕。”陆仁坐在沙地上,脱鞋倒掉里面的沙子,回答道,“名字就叫《埋在沙子里的印鱼》”伊依依见这家伙居然敢当面糊弄她,不满道:“你还不如别踩鞋印,直接说《埋在沙子里的古堡》?”说完,她立马站了起来,用手臂和身体钳住陆仁的胳膊,把他往某个地方拉去。“你要带我去哪?”“带你去换衣服!”她怒气冲冲地回答道,“然后等会跟珊珊找个地方把你埋了!”陆仁:......半小时后,沙滩上的游客越来越多,整条海岸线几乎变成人海岸线。陆仁躺在某处远离海岸的干燥沙滩上,无聊地看着那两人挖沙子埋他。“我说,这种做法很危险。”他无奈提醒道,“你们再往我上半身加沙子,会让我呼吸困难的。”“其他人很可能会,但你肯定不会。”说着,准备谋杀亲哥的单珊珊还拿水枪往陆仁身上的沙子滋水,润湿那些沙子,增大它们的重量,同时减少空隙。伊依依蹲在一旁笑道:“你说,叫《埋在沙子里的陆仁》如何?”“呃,很不错,那你们要埋我多久?”“埋到我气消为止。”听到这个模棱两可的答案后,陆仁只好认命,请求道:“那能不能给我开把伞,我不想出来后,脸晒黑了,身体没黑。”伊依依觉得他说的也有道理,吩咐道:“珊珊,去帮我拿遮阳伞和防晒霜来。”“好的。”时间前移,天上的太阳越发毒辣,没有海水浸泡的沙地越发滚烫起来,旅客也带着游泳圈从海边入侵到近海。陆仁不时抬起头来,看路过的年轻女孩,顺便目测一下她们身上的优缺点。没办法,在手脚被沙子掩埋的前提下,这是他唯一的娱乐节目,总不能望着天空观察太阳吧,更何况他想看太阳也看不了,有遮阳伞挡着。伊依依和单珊珊在他附近的沙滩上组队打排球,这两人也没什么特别的技巧,就是单纯凭借身体素质把对手虐杀到怀疑人生。就在这时,一个略微陌生的嗓音在陆仁耳边响起:“小哥,需不需要我救你出来?”“你是...”他扭头看一眼前来的青年,回忆了下,疑问道,“那个奔三的大叔?”听到这句话后,云知明愣了下,坐在一旁说道:“算了,看你还挺精神的,也没缺氧症状,继续被埋应该没事。”“我也没想让你救。”陆仁回应一句,接着问道,“话说你居然还记得我?”“没有,我只是看到那两个妹子后,才联想起你来。”云知明指着不远处打排球的人,解释道。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