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层层遮掩(1 / 1)

加入书签

再次进入剧情后,陆仁发现自己来到cg的奢华房间里。他按照cg里张三的做法,把钥匙、指套和墨镜找出来,对保险柜层层解锁。把保险柜打开后,陆仁看到世界名画《总监在加班》安静地平放在保险柜里,但他总感觉哪里不对劲。不过想是这么想,他还得老老实实过剧情,只好小心翼翼地触摸名画,将其收入仓库。就在这时,一个跳雷从保险柜下方蹦跶出来,干净利落地发生微型爆炸,被气浪席卷的破片乒铃乓啷地打在陆仁的石像上。“果然是个坑。”恢复如常的陆仁听着急促的警报声,无奈地掏出木棒,准备干一架。很快,一群墨镜哥突入房间,开枪对陆仁进行扫射。现场乱成一团,四处游走闪避的陆仁带领墨镜哥的枪口将整个房间都犁了一遍。除了书架,所有家具都被子弹打得支离破碎,乱七八糟。等墨镜哥第一次换子弹时,陆仁才能接近他们,像砸西瓜一样,用叠满buff的木棒一个个敲死。但更多的墨镜哥涌入了房间。陆仁表示脑壳疼。【请观看cg】cg紧接往保险柜放假画的事件,只见张三走到房间的另一头,扭动书架上的花瓶机关。一阵机械摩擦声后,书架朝两边移动,露出一条拥有坚固金属墙壁的通道。张三慢悠悠地走进通道,来到一个狭窄而明亮的展览室,欣赏着那幅在灯光照耀下十分璀璨的《总监在加班》。但陆仁还是觉得有一丝不对劲。【保险柜里的假画是张三为蠢贼们准备的第二层惊喜,真正的世界名画藏在秘密展览室的...】【你已通关剧情:层层遮掩九】【获得100枚剧情币】【无法再次评分】“系统你是断章狗吗?”回到现实的陆仁在心底吐槽道,“我知道那展览室里的画也是假的,你那剧情币都剧透了。”【你已被禁言213分钟】【你已通关剧情:层层遮掩十】【获得500枚剧情币】【获得书架设计图*1】【无法再次评分】陆仁:......嗦不出话的陆仁只好老老实实进入最后一次剧情,回到那个低调奢华的房间里。他从仓库里拿出那张书架设计图,仔细分析上面的内容。眼前这个书架是张三特制的,其表面是昂贵的金丝楠木,里面则是某种极其魔幻的高性能高强度合金,扛子弹简简单单。书架背后有一个极其安全的夹层,里面是用来放置世界名画的。看明白夹层如何打开后,陆仁一头黑线地扭动书架上的花瓶机关,露出一条科幻的通道。接着,他再按照设计图的方法,把书架重新合上,打开书架的夹层,拿出那幅真正的世界名画。【回到展览室准备把名画拿出来欣赏的张三十分震惊,因为他发现有人不加掩饰地走入展览室,把书架后面那幅真正的世界名画盗走。】【尽管现场遗留了指纹、脚印和毛发,也有监控存在,但经过长时间的匹配鉴定,技术人员依旧没能匹配到相应的存在,好像盗窃者并不存在这个世界上一样。】我还脱发了?被迫闭嘴的陆仁在心底吐槽道。【这件事,最后成为一个不解之谜,成为人们的饭后谈资。】【你已通关剧情:层层遮掩完】【获得1000枚剧情币】【获得《总监在加班》*1】【获得神级碎纸机*1】【获得三号纸条*1】【无法再次评分】《总监在加班》:公会驻地装饰之一。挂在公会驻地后,全体公会成员的剧情点遭遇概率小幅度上升,收集一整套挂画后能获得神秘加成。神级碎纸机:读取纸条信息的工具,当然,它碎不了纸条。三号纸条:上面遗留着什么诡异的信息,需要碎纸机读取。见这些不能吃的纸条终于能读取信息后,好奇的陆仁果断回床上躺着并进入公会驻地。他掏出之前通关时获得的三张纸条和碎纸机,将一号纸条放进碎纸机读取信息。视线一阵恍惚,陆仁发现自己的视角有点奇怪,跟之前看剧情cg一样。【请观看彩蛋】一间普通的办公室里,看不清面孔的壮汉和年轻人突然出现,朝一个看不清面貌却感觉到心力交瘁的人喊道:“总监,不好了,挂开得太大了!”“我没开挂,我也没挂可以开。”总监的声音听起来有点疲惫,他无奈道,“所以什么事?”“3204号志愿者,我怕他受不了纯粹的古代生活,因此给了他一本超级百科全书当金手指。”年轻人立即报告道:“结果他的发展超乎我的预料,现在已经在暗中围剿民间武者,还准备带领整个世界进入第一次工业革命。”“这不是很好吗?”总监盯着电脑屏幕,无所谓道,“所以有什么问题?”“问题是志愿者一开始跟我们签订契约时,说是想享受一次封建皇帝的生活,可现在他都要迈向近现代了!”听完下属的报告后,总监按着自己的太阳穴,头疼道:“有想到补救方法吗?没有就回档吧,别总发什么乱七八糟的金手指。”“有!”另一个大汉突然插话道,“我建议来个灵气复苏,强行提高武者地位,降低那些发明的使用价值!”“噗!”总监将刚喝进嘴里的咖啡全部吐出来,诧异道,“你来凑什么热闹?还有,加灵气复苏还算古代?”“算。”大汉肯定道,“反正都有武功了,加个灵气设定就是提高他们功法的威力,顺便再给他们找点有水平的敌人而已。”总监:......见总监表情僵硬,年轻人怂恿道:“总监,我也同意他的提议,毕竟加设定比重启世界要简单嘛。”“......你们去工作吧,搞定后给我检查。”【彩蛋已结束】看完后,陆仁发现自己的精神力再次跌落谷底,不过他总算明白那莫名其妙的灵气复苏是怎么回事。晚上,在做完作业后,陆仁拿出宣纸、墨水和毛笔,开始练习书法。毕竟他跟毕寿扯过买这些东西回来是练习书法用的,那肯定得练上几天,然后再假装三分钟热度,失去兴趣。陆仁笔走龙蛇、入木三分,很快就在宣纸上写出一个字,并吆喝道:“你们都来看看,我写的字好不好?”方永逸看了眼,肯定道:“的确是好字。”毕寿也凑过来看了下,无语地看着陆仁在宣纸上写的“好”字。“陆仁,我建议你把宣纸拿起来看一下桌子。”张正诚扶了下眼镜,提醒道,“我感觉你下笔时用力过度,墨水的透过宣纸了。”“啊?不会吧。”陆仁赶紧把宣纸拿起来,一脸黑线地看着桌面上那隐隐约约的黑色字体,然后将宣纸揉成一个球丢进垃圾桶,连忙跑到洗手台把抹布拿过来擦桌子,并埋怨道:“看来我与书法无缘,太难了,你们谁要这些墨水宣纸。”什么叫三分钟热度,他这就是。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