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六十一章 定性世界(1 / 1)

加入书签

最开始的山丘顶,找不到线索的鸟头人拿出一柄水晶三叉戟,开始原地挖坑。但挖了几下泥土后,他果断放弃了这么愚蠢的行为。“这剧情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一点线索都没有!”鸟头人瘫坐在地上,没好气道,“就连这泥地都是硬的,想挖地暴力破解谜团都不行。”陆仁不接话,无所谓地耸了耸肩。他有猜测,但现在的条件还不足以证实他的猜测。鸟头人似乎不服气,又拎起三叉戟在地上挖坑。天色渐暗,经过大约8个小时的努力,在陆仁的徒手帮助下,鸟头人成功挖出个两人深的坑洞,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实在受不了的鸟头人突然站起来,对着远方的悬崖峭壁大叫一声:“啊——!”“嗯?”陆仁狐疑地朝树林中看去,因为这位还没有透露姓名和昵称的鸟头人大叫完后,他听到树林里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大佬,有东西来了。”陆仁从仓库里拿出木棒,提醒道。“地面在震动。”鸟头人也一脸慎重地看着树林,还没出场就能弄出这种阵势,来的肯定是庞然大物。就在两人小心戒备的时候,一头比人还高的巨鳄突然从树林里蹿出,张开血盆大嘴对着陆仁和鸟头人一扑,陆仁甚至闻得到它嘴里的腥臭味。“卧槽!”闪避不及的鸟头人直接被鳄鱼一口吞下,化作点点蓝光直接消散,而成功躲过一劫的陆仁谨慎地后移,等待鳄鱼先手。没有吃上东西的鳄鱼用铜铃般的眼睛盯着陆仁,然后迈着四根小短腿快速移动,同时张开嘴朝陆仁扑过来。陆仁直接一个侧闪躲开,紧接着一木棒敲在鳄鱼的脑袋上,将鳄鱼敲晕。就在这时,空气中重新凝聚蓝光,伴随着一阵海浪声,那个惨死的鸟头人再次出现。“鱼兄,我又重连你了,不过大清早应该只有你在打剧情。”解释完的鸟头人看了鳄鱼一眼,惊奇道:“卧槽我掉个线回来你就把鳄鱼打死了?”“跟上。”陆仁丢下一句后,快步穿过鳄鱼压垮的树林。视线突然豁然开朗,一片湖出现在陆仁的视线里。他看到一些体型夸张的动物在湖边偷偷地喝水,看样子全是会打洞的,其中包括土拨鼠、穿山甲和兔子。“这边居然这么多动物?”急忙赶来的鸟头人惊奇道。“开始找线索吧。”这湖周边地带长着许多细长的树木,树木上的叶子都像是放大了好几倍的芦苇叶。跟《稻谷》的背景一联系起来,他大概猜测得到这是怎么回事,但把其确定成事实,他还需要一些线索,至少需要一件能定死整个世界观的物品。湖边只有植物和沙石,并没有任何人工痕迹。陆仁把视线转向喝饱水准备离开的土拨鼠、穿山甲和兔子。这几种生物都会打洞,也许是在暗示他把注意力放在洞穴里?想到这里,陆仁直接恐吓兔子,逼它逃回自己的洞穴里。然后他带着鸟头人紧随其后,进入那狭窄弯曲而复杂的兔子洞。在接连下坡后,陆仁发现自己脚下的触感发生了变化,不再是凹凸不平的泥土,而是平整而略带粗糙的地面。“这是...水泥地!?”鸟头人蹲下去触摸地板,惊呼道。陆仁点了点头,继续朝其中一条岔路走去。这兔子洞就是个小型的迷宫,陆仁和鸟头人好几次都重新走回地面,不得不回头再次进入。但通过刻画各种岔路记号后,他们还是成功找到兔子真正的巢穴。在兔子巢里,半截比人还高的塑料尺没入泥土中。尽管尺子表面上已经被刮花许多,但那个能定死一切的符号还在。cm。确定好尺度后,这剧情环境里的一切都可以推断。两边的悬崖峭壁是被泥土和植被覆盖的高楼大厦,他们所在的这个地方并不是峡谷,而是一条街道,而那些山丘,都是被泥土掩埋的废弃车辆!动物和植物的体型并没有发生变化,只有他们人被设定缩小了。所以那些“铁矿”,究竟是指高楼大厦里的钢筋,还是指汽车的金属部件?【远古人类早已消失在历史长河里,留下一堆遗物被尘土掩盖。新人类出现在这片土地上,但他们的身高只有古人类的十五分之一。】【你已通关剧情:铁如山二】【获得100枚剧情币】【无法再次评分】“这,是发生了什么事?”一间平平无奇的出租屋里,一个懵逼的青年从床上爬起来,他完全没搞清楚,怎么莫名其妙就通关了?那个鱼人大佬究竟做了什么?他叫云知明,是个刚毕业的朝九晚六上班族,在得到系统之前,他的短期梦想就是当个小主管。但现在,混就是了。他刚刚随便花了10枚剧情币进入两次那个鱼人的副本,也没帮上什么忙,都随随便便获得了100枚剧情币。这要是换算成现实,那就是任何币种的100万元。不过他最大的金手指不是这个越来越多人有的系统,而是系统给他的天赋。游世之鱼:可花费5枚剧情币随机连接任何玩家正在经历的剧情。该玩家通关剧情时,自身可获得对应剧情币。相同剧情获得的剧情币数量每次递减,单次上限100枚,下限5枚/1枚。系列剧情净收益上限1000枚。只要他献祭自己的肝脏,天天乐于助人,富可敌国都是小事,修仙长生也不是问题,无敌天下都可以一试。工作?要不是他需要一个正当的收入来源,他早就辞职不干了。广场上,陆仁暂时收手,不打算继续进行《铁如山》的剧情。那个鸟头人的天赋可以重复发动,他担心自己再次进入剧情后,又会碰到那个家伙,接着被发现自己能自主选择进入剧情的天赋。见陆仁反常地没有继续贴便利贴,一旁盯梢的伊依依疑惑道:“陆仁,不顺利?”“是有点不顺利,不过不是剧情上的问题。”陆仁有点头疼地解释,“我被人入侵了,不敢重复刷剧情。”“被人入侵?”伊依依没听懂陆仁说的话。“就是你之前提过一嘴的,那个萌新之友。”陆仁心情复杂地说道,“他刚刚进入了我所在的剧情里,虽然也帮了点小忙。”确实,那个鸟头人把陆仁应该做的挖坑和发泄情绪都主动揽在身上,要不是他吼那一嗓子引来鳄鱼,陆仁也许要花更多的时间来寻找线索。不过他出现在陆仁的剧情里就是最大的阻碍。另一边,人逢喜事精神爽的云知明再次发动天赋。【搜索中...倒计时2:59】【连接失败,已扣除5枚剧情币。】这系统直接当头劈脸给他淋了一盆冷水,果然大清早连接还是不靠谱,刚刚那个鱼头哥只是个意外。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