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五十六章 止步二阶段(1 / 1)

加入书签

第五十六章止步第二阶段陆仁落回到城墙上,回头看了稻田一眼。伊依依还在卖力地大风车割稻,不知道还需要多少时间。现在看她都有点晕头转向的,走路歪歪扭扭,随时要跌倒似的。回过神来,陆仁走到城墙边缘,对着攀爬上来的老鼠扫射。果不其然,这些老鼠是不害怕枪声的。陆仁将子弹所剩无几的步枪丢回仓库,掏出木棒踏空跑到城墙外,沿着城墙飞奔起来,用木棒将爬墙的老鼠们刮下去。他跑了一圈,只给城墙上的守卫们争取到不到一分钟的喘息机会,意义不大。陆仁果断落回地面,将墙脚的老鼠尸体踢到一处,看看能不能嘲讽鼠群,给守卫们减压。也许是被血腥气吸引,也许是单纯的为同族报仇,更有可能是想吃掉他。地面上的老鼠们改变移动方向,一窝蜂地朝陆仁袭来,不过却被陆仁一个旋转横扫全部击飞。飞进老鼠群的受伤老鼠立即发出惨叫声,随后被它的同族撕扯吞噬。看到这一幕的陆仁直接把它们为同族报仇这个猜想否掉,不出意外的话,这些丧心病狂的老鼠仅仅是想吃掉他和它的同族尸体。思考仅有一瞬间,这些老鼠又围了上来,试图利用鼠海战术将他干掉分食。敌众我寡,陆仁只能全身心投入战斗,来一个敲死一个,来一群扫死一群。一段时间后,一部分鼠尸已经堆积如山,更多的鼠尸变成地毯铺在地面上,陆仁都是踩着它们在战斗的。他的体力已经下滑得很厉害,但源源不绝的老鼠军团依旧从四面八方奔袭而来。由于大部分老鼠都被陆仁旁边这堆鼠尸的血腥味吸引,因此城墙上的人类压力骤减,而伊依依那边,他就不清楚是个什么情况。“这样真的是没完没了啊!”陆仁的碎颅技术越来越熟练,这些老鼠无论用什么攻击方式,一旦靠近他都只有死路一条。但再坚持个两三分钟,陆仁的体力就要归零了,他现在的手臂已经隐约想抽筋。现场这情况有点恶性循环,他杀的老鼠越多,包围他的老鼠就更多,比永动机还永动机。【任务变更:甩开老鼠军团,护送稻谷回到定居点。】由老鼠血组成的新提示出现在地面上,但陆仁已经无能为力,在众多老鼠的撕咬中打出gg。【你的队友咸鱼已经阵亡。】视角转到伊依依身上,她刚刚才将这一整片稻林砍伐完,并把它们全部堆放在仓库里,结果却得到这么一个消息。“定居点在哪里啊?”伊依依爬上城墙,看了眼那小山般的老鼠尸,随后朝一旁喘息着的大婶问道,“阿姨,定居点在哪个方向?”说着,伊依依还不时晃动脑袋,并甩动手腕。她的手腕很酸,头也有点晕,都是电风扇割水稻带来的后遗症。“山谷那边!”大婶指着那一片峭壁说道。伊依依看了一眼那超远的距离和沿途密密麻麻的老鼠军团,脸色一僵,直接将仓库里的稻草丢回稻田,然后拔剑自刎。她很菜,到不了,还是死吧。【稻谷抢收成功,但躲藏在暗处的老鼠被你们公会杀掉那些动物尸体的血腥味吸引过来,连绵不绝。】【你们的防线最终失守,一切沦为老鼠的食物。】【稻谷损耗率:0.01%】【阵亡人数:100%】【你已完成大型对抗类挑战:最艰难的一天】【获得100枚剧情币】【获得稻谷种子*1】稻谷种子:可以在公会驻地里种植,就当是盆景?现实中,陆仁突然瘫坐在田埂上,不时晃动着脑袋。伊依依赶紧蹲下来扶住他,不好意思道:“你没事吧?”“有点累。”陆仁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大碍。打成这样的结果,陆仁挺自豪的。他们公会就两个人,伊依依实力还没上来,结果还能打通一阶段。要知道,最大的那个守护者公会已经突破200人,要是让他们全体参加挑战,绝对轻松不少。“依依,跟我到处逛一下。”休息一会后,陆仁重新站起来说道,“我想找一辆停放地点比较偏僻的车辆。”伊依依左右张望了下,疑惑道:“铁如山?”“没错。”陆仁点头道,“我有点怀疑他们是同一个世界观下的剧情,当然,如果只是单纯的素材再利用,我也没辙。”停车场,形迹可疑的伊依依在望风,鬼鬼祟祟的陆仁蹲在两辆轿车之间,偷偷摸摸地将一张便利贴轻轻贴在车上。没反应。一击不成,陆仁直接将便利贴撕掉揉成团,拉着伊依依的手离开。“证实了?”见陆仁走得这么急,伊依依好奇道。“物品不对,需要废旧汽车。”晚上,在农家乐吃完农家菜的众人开始赏月。他们在赏月,陆仁在赏便利贴。一张新的便利贴贴在月亮上,还换了个颜色。似乎是听到陆仁在心底吐槽颜色,月亮上那张便利贴像刚通电一样,化作彩灯,一种种颜色轮换。陆仁挺好奇有谁能够触发月亮上那个剧情点,反正他现在是不可能的。他腾空的前提是在大气圈里,一旦到达大气圈外,他就没借力点蹦跶了。“陆仁,你跟依依是什么时候认识的?”一个不知道姓名的女生把陆仁的思绪从月亮上拉了回来。他侧头思考了下,叙述道:“10年前,三年级还是四年级我忘了。”“哇,真的是青梅竹马啊!”这群进入八卦模式的婆娘双眼放光,盯着陆仁问道,“你们现在进行到哪一步了?”伊依依直接喝了一口果汁,然后夸张地朝旁边的空地将果汁全部喷掉。陆仁淡定地抽出一张纸巾给伊依依擦嘴,用狗粮领域挡掉这些奇怪的问题。他跟伊依依才交往不到一个月,现在就想这些会显得很猴急的。“你们这些家伙,问这些问题做什么!人家不好意思的。”见陆仁一副生人勿近的表情,活动发起者白竹雨赶紧出来打圆场,她这些同学八卦起来问的问题也实在是有点过分。突然冷下来的闲谈中又在白竹雨的自爆中热闹起来,陆仁和伊依依躲在一旁当围观群众,尽管让自己的存在感降低。一夜相安无事,天亮后大巴便开到农家乐门口,接他们回燕阳大学。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