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248:看清赵雪吟的真实嘴脸,一刀两弹!(1 / 2)

加入书签

赵雪吟就这么看着司律。

剩下的高层们也都看向司律。

司律这些年来的努力都被众人看在眼里。

他要是没点能力的话,能坐上理事长的位置?

司律不紧不慢地抬头。

一时间,竟有些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如果是换做以前的话,他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支持赵雪吟。

可现在

一方面,是因为叶灼对他有恩。

另一方面,他也觉得叶灼的方案非常优秀。

如果按照叶灼的方案施行下去的话,一定会给顺羲财团带来可观的利益。

稍稍犹豫了下,司律抬头看向赵雪吟,“我、我也支持叶会长的方案。”

支持叶灼?

赵雪吟愣住了,脸色变得有些白。

甚至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司律怎么会支持叶灼呢?

司律明明那么讨厌叶灼。

怎么回事?

难道

连司律也被叶灼套路了吗?

渣女!

叶灼就是个渣女!

“既然司理事长也赞同叶会长的方案,以多数服从少数,这件事就这么定了吧!”

“我赞同刘经理的话!”

“我也赞同!”

听着众人的话,赵雪吟几乎反应不过来。

带着质问的目光从司律身上划过。

触及到赵雪吟的目光,司律有些心虚的垂下眼皮。

赵雪吟现在对他肯定非常失望吧

须臾,赵雪吟收回视线,笑着道:“既然如此,那就按照叶会长的方案来实行!”

闻言,众高层们满意地点点头。

赵雪吟接着道:“如果没有其他事的话,散会吧。”

说完这句话,赵雪吟整理了下文件,便转身往门外走去。

司律看着赵雪吟的背影,心里非常难受。

现在还不行。

等赵雪吟稍微冷静一点,他再跟赵雪吟解释。

赵雪吟来到办公室,气得头疼。

眼前‘嗡嗡’的一片。

叶灼才回财团几天?

就让大家对她信服不已。

居然让司律都倒戈了!

长久下去还得了?

不行。

她不能再让叶灼这么嚣张下去了!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

助理安妮回头,“是姜小姐。”

换成平时,安妮肯定会直接让姜小羽进来。

可今天不一样。

赵雪吟正在气头上。

听到‘姜小姐’这三个字,赵雪吟的眼睛亮了亮,“让她进来。”

“好的。”安妮点点头,“姜小姐,赵小姐让您进去。”

姜小羽走了进去。

“雪吟。”

赵雪吟站起来,“小羽来了。”

姜小羽道:“你现在忙不忙?要是不忙的话,咱们一起下去逛街啊?”

赵雪吟摇摇头,“还是不了。”

姜小羽看向赵雪吟,“你怎么愁眉苦脸的?”

“没事。”

一旁安妮借机插话,“还不是被叶会长给气得!”

“叶小姐?”姜小羽有些疑惑。

同时也想起了叶灼的那番话。

她说,她只是赵雪吟手里的棋子。

姜小羽脸上神色不变。

叶小姐?

赵雪吟不着痕迹地蹙眉。

就在昨天晚上,姜小羽还一口一个叶灼,一口一个不要脸的

怎么今天就变了?

难道,就连姜小羽也倒戈了?

想到这里,赵雪吟心里慌得不行。

怎么会这样?

“叶小姐怎么了?”姜小羽问道。

安妮接着道:“刚刚开早会的时候,也不知道叶会长用了什么法子,竟然让财团所有的高层都支持她!就连司理事长都站在了她那边姜小姐,你说这算是什么事?怪就怪我们赵小姐太善良了,不愿意跟她计较”

这算是在煽风点火吗?

姜小羽咬咬唇。

似乎昨天晚上也是这样。

在安妮的一番煽风点火之下,她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去找叶灼的麻烦了。

最后反倒自取其辱。

这招叫什么?

杀人不见血?

姜小羽的思绪陷回了好多年前。

记得她们一起上学的时候,赵雪吟也是这样,她自己看不惯的人,她就在她耳边煽风点火。

姜小羽又是个见不得好朋友受欺负的,每次都为赵雪吟挺身而出。

最后赵雪吟却以一副温柔大方的样子,代替她原谅了对方。

最后却让她惹了一身骚。

以前的姜小羽还没觉得赵雪吟心机这么深。

结合叶灼昨天晚上说的话,在加上赵雪吟今天的反应

她觉得,叶灼说的挺对的。

或许。

一直以来。她就是赵雪吟手里的一颗棋子吧。

姜小羽抬头看向赵雪吟,“雪吟,安妮说得都是真的吗?”

“嗯。”赵雪吟点点头。

下一秒,姜小羽肯定会义愤填膺的要去给她报仇。

姜小羽接着道:“雪吟,是不是你对叶小姐有什么误会啊?”

有误会?

难道姜小羽不应该是先把叶灼骂一顿,然后再去给她报仇吗?

说有误会,可不像姜小羽的风格!

“不是误会,”赵雪吟叹了口气,“公司的高层们,包括司大哥在内,他们全都被叶灼收买了,小羽,我很可能马上就要被叶灼赶出财团了”

姜小羽拉着赵雪吟的手道:“雪吟,肯定是误会!其实叶小姐是个很优秀很善良的女孩子,而且你昨天晚上不是也说了吗?如果你和她不是竞争对手的话,你很希望能跟她成为朋友。”

优秀?

善良?

这两个关键词跟叶灼沾边?

姜小羽到底在发什么神经?

“小羽,你变了。”赵雪吟不可思议的看着姜小羽。

变得好陌生。

明明以前的姜小羽不是这样的。

以前的姜小羽非常讲义气。

指哪儿打哪儿!

可现在的姜小羽,居然学会反抗了。

真正的好朋友会像姜小羽这样吗?

原来时间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

赵雪吟看向姜小羽的目光里,全是失望的神色。

“我没变,”姜小羽就这么看着赵雪吟,“变得人是你?赵雪吟我问你,是不是在你心里,我就是一颗棋子?一颗任人拿捏棋子?”

棋子?

闻言,赵雪吟眼底全是惊愕的光。

她怎么会把姜小羽当成棋子呢?

她一直都把姜小羽当成是最要好的朋友。

好朋友就应该两肋插刀。

现在她人生道路上遇到了绊脚石,姜小羽在前面为她扫除障碍,铺桥造路,又算得上什么呢?

她又没让姜小羽做什么过分的事情。

赵雪吟根本就没想到姜小羽是这种斤斤计较的人!

除非,姜小羽根本就没把她当成朋友!

怪就怪她看错了人。

交错了朋友!

赵雪吟看着姜小羽,痛心疾首的道:“不是!小羽,在我心里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你怎么会这么想呢!你说我把你当棋子?怎么可能呢!”

姜小羽道:“从小到大,我都挡在你面前当恶人,你永远都是那个站在前面的好人!导致大家都觉得我的品行有问题!”

“可咱们是最好的朋友不是吗?”赵雪吟的眼眶都红了,“我从来都没想过,你会计较这些事情!”

赵雪吟是真的没把这些事情放在心上。

她觉得这都是好朋友应该做的事情。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赵雪吟。

姜小羽脸上说不清楚什么表情。

二十多年了。

姜小羽从未觉得自己有这么蠢的时候。

蠢到可爱。

“好朋友?”姜小羽看着赵雪吟,脸上全是自嘲的笑:“好朋友就应该给你挡刀吗?算了,怪我太蠢!识人不清!”

赵雪吟非常着急,“小羽!你怎么会这么想呢?我是真的拿你当好朋友的!”

姜小羽从椅子上站起来,“赵雪吟,以后咱们一刀两断,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一番话说的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语落。

转身便走。

看着姜小羽转身离去的背影,赵雪吟也从椅子上站起来,“小羽!”

姜小羽并没有理会赵雪吟,头也没回的往前走去。

事情越来越不受自己的控制了。

赵雪吟从未想过,有一天姜小羽会跟自己决裂。

不过,赵雪吟也不担心。

因为,很快姜小羽就会哭着回来跟她道歉的。

这些年来,姜氏集团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如果没有她出手帮忙的话,姜氏集团只有破产的份。

换成以前。

她大可以看在姜小羽的份上,帮姜氏集团一把。

但现在。

不可能了!

既然姜小羽不知好歹。

那就不要怪她不客气了。

到时候,就算姜小羽给她跪下,她也不会原谅姜小羽的!

赵雪吟眯了眯眼睛,拨通秘书的内线,“琳达,上来一下。”

很快,秘书长琳达就上来了。

“赵小姐,您找我。”琳达恭敬的道。

赵雪吟按了按太阳穴,“查一下,昨天晚上在皇庭酒店有没有发生什么。”

虽然赵雪吟没有亲身经历,但她总觉得,昨天晚上肯定发生了什么。

要不然,司律不会那么快就被叶灼征服!

还有姜小羽。

姜小羽突然倒戈,肯定也是在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好的。”琳达点点头。

昨天晚上在皇庭酒店发生的事情也不是什么秘密,当时被困在电梯里的人都是金融界的大人物,就算是酒店想把事情压下去,也根本压不住。

半个小时后,琳达就把事情查清楚了。

琳达将查到的资料递给赵雪吟,“昨天晚上被困人员名单里有姜老太太的名字。”

赵雪吟接过琳达递过来的文件,居然在资料里也看到了司律的名字。

赵雪吟抬头看向琳达,“所以说,当时司律也在现场。”

琳达点点头,“是的。”

赵雪吟勾了勾唇角。

原来是这样的。

怪不得司律在一夕之间会对叶灼这么好。

电梯事故?

说不定电梯事件就是叶灼本人做的手脚。

要不然,怎么会那么巧,叶灼和司律恰好都被关在里面了?

海王就是海王。

果然是手段层出。

让人意想不到。

居然连电梯事故都能搞得出来。

寻常人能想到电梯事故?

也怪司律蠢。

居然连这点手段都看不清!

就这种人,哪里有资格给她当备胎?

思及此,赵雪吟的眼底全是嫌恶的神色。

比吃了苍蝇还要难受。

须臾,赵雪吟摆摆手,“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琳达微微弯腰,转身往门外走去。

“等一下。”赵雪吟紧接着开口。

“赵小姐,您还有其它什么吩咐吗?”琳达顿住脚步,转身看向赵雪吟。

赵雪吟道:“我让你查的事,不要跟任何人提起。”

“我知道的。”琳达点点头。

下午四点多。

在百般犹豫之下,司律终于敲响赵雪吟办公室的门。

开门的是赵雪吟的助理,“不好意思,司理事长,赵小姐现在不方便见客。”

“好吧。”司律眼底闪过失望的神色。

看来,赵雪吟是真的生气了。

正欲转身离去,赵雪吟的声音从里面传来,“让司理事长进来吧。”

助理这才做出‘请’的姿势。

司律心下一喜,快步往里面走去,“雪吟。”

“赵大哥。”赵雪吟抬头,朝司律笑了笑。

司律接着道:“雪吟,上午的事情对不起,我知道你现在很难受,但我不是针对你,我只是觉得叶小姐的方案可行,财团已经连续走了五年的下坡路,万一叶小姐真的能力挽狂澜呢?这对你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对司律来说,他只是认可了叶灼的方案而已,并没有认叶灼这个人。

语落,司律顿了顿,接着道:“雪吟你放心,我还是跟从前一样,一如既往的支持你。”

“别说了,我都知道。”赵雪吟的嘴角溢出一抹苦笑,“就像昨天晚上的撞衫一样,叶灼本来就是众星捧月的存在,我只能给她当陪衬!”

这句话说的司律心疼不已。

光顾着叶灼救过他,如果赵雪吟不说的话,司律都快把撞衫事件忘记了。

司律微微蹙眉。

赵雪吟紧接着道:“司大哥,如果叶灼的方案真的是她自己做出来的话,你觉得我会反对吗?我是财团的代理首席,我比任何一个人都希望财团能重现往日光辉!”

“那份方案,分明就是张老在背后策划的,我这么做,就是想把张老从叶灼身后逼出来。”

说到这里,赵雪吟的眼底全是失望的神色,看着司律道:“司大哥,我原本以为我们心有灵犀,无论我做什么,你都会毫无条件的支持我。”

“现在看来,应该是我想多了。”

赵雪吟的嘴角全是自嘲的笑。

听完这番话。

司律的心都要碎了。

是他不好。

他误会了赵雪吟。

司律现在非常后悔。

后悔刚刚为什么要说出支持叶灼的话。

他不应该支持叶灼的。

他更不应该让赵雪吟伤心难过。

可现在,后悔也没用了。

赵雪吟接着道:“其实你会站在叶灼那边并不奇怪,我早就应该想到了。叶灼那么优秀,长得又那么好看,换成是我,我也会跟你们做出同样的选择。”

你们?

为什么是你们?

难道除了他之外

还有其他人吗?

司律非常疑惑,但此时,他也顾不得想那么多了,赶紧解释道:“不是这样的!雪吟,你误会我了!我并没有站在叶灼那边,上午的事情是我一时糊涂!我对不起你,我给你道歉”

赵雪吟直接打断司律的话,“司大哥,你先出去吧!我有些累了!”

“雪吟!”司律不想出去。

“安妮,送司理事长出去。”赵雪吟背对着司律,忍住泪意,声音都在发抖。

安妮走到司律身边,“司理事长,今天赵小姐遇到的糟心事已经够多的了,您就让她一个人冷静下吧。”

司律只好跟上安妮的脚步。

来到外面,司律看向安妮,“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安妮看了眼司律,“您、您还是别问了。”

“说。”

安妮犹豫了下,接着道:“上午的时候姜小姐来了。”

“姜小羽?”

安妮点点头。

“姜小羽欺负雪吟了?”司律问道。

“倒也不是。”安妮摇摇头,接着道:“姜小姐和您一样,因为叶会长的事情跟赵小姐发生了争执,最后还因为叶会长跟赵小姐决裂了,说出了一刀两断的狠话。”

司律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怪不得那会儿在办公室里,赵雪吟会说出那样的话。

原因赵雪吟口中的‘你们’指的是他和姜小羽。

姜小羽和赵雪吟是多年的好朋友。

为什么连姜小羽都跟赵雪吟决裂了。

而且。

就在这时,司律突然想起什么。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昨天晚上被困在电梯里的人,也有姜老太太。

难道,姜小羽是因为这个跟赵雪吟决裂的。

他也是因为电梯事件才对叶灼有好感的。

难道说

电梯事件不是偶然?

司律紧紧皱着眉,脸上说不出个什么神色。

安妮接着道:“本来赵小姐因为姜小姐的事情心情就已经很糟糕了,没想到您唉”说到最后,安妮深深地叹了口气。

司律现在非常自责,脸上全是愧疚的神色,“我、我不知道”

早知道这样的话,说什么他也不会在会议上支持叶灼。

安妮叹了口气,接着道:“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说什么也没用了!司理事长,现在不光是赵小姐对你很失望,我也对你很失望!”

司律没说话。

安妮也没再多说些什么,看了眼司律,就转身离开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